本期文章

管窺美國隱性的種族歧視

  破法律的隔離易,破心中的隔離難,這也包括黑人族羣對於自己的隔離。

作者:陳劍 信風科技創始人及CEO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01
  美國的種族歧視有多複雜以至於仍在撕裂着美國社會?我們可以先看一個細節,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獎頒給了一部黑白配的雙男主電影《綠皮書》,但在很多黑人電影工作者看來,這是一部粉飾太平,忽視現狀的影片。因此,在宣佈《綠皮書》得獎之後,不少黑人導演甚至離席表示抗議。
  其實《綠皮書》表現的故事,內涵並不複雜,情節也相當簡單。1963年,一個在紐約市社會底層的意大利裔白人託尼,接受了一份為黑人鋼琴家謝利博士開車的工作,需要深入美國南方腹地,為謝利博士的巡迴表演服務。故事的主要情節按照典型的公路片展開:謝利博士總是由於自己的黑人身份捲入糾紛,這時託尼的底層生存經驗就能幫助他們脱困;而託尼的暴脾氣惹出的麻煩,也由於博士能夠打一個直達司法部長的電話而有驚無險。他們風雪兼程,一起趕上了託尼家的聖誕晚宴,給這段旅程一個完滿的結局。
  然而現實卻遠不如電影美滿。20世紀60年代美國掀起了風起雲湧的民權運動,在馬丁·路德·金為代表的黑人領袖的不斷鬥爭中,以及以肯尼迪、約翰遜總統為代表的進步政治家的努力爭取下,有形的種族隔離政策已經基本壽終正寢了。經過半個世紀的改革,按理説應該看到黑人族裔的社會經濟地位出現巨大的進步,但事實並非如此:黑人目前的狀況依然很差:譬如,在失業率指標上,黑人高出白人一倍有餘;青少年輟學率方面,幾乎一半的黑人男性不能完成高中學業;在美國,黑人遭到監禁的比例幾乎是白人的六倍。
  單純從法律的角度講,黑人現已享有與白人同樣的權利,非裔族羣曾遭遇的赤裸裸的種族仇恨與駭人聽聞的暴力也早已不復存在。但是,針對黑人的歧視以更隱蔽的形式繼續存在着。因此,我們不難理解這些黑人導演的憤怒:現在種族之間的各種社會、經濟、健康、住房的差異還如此之大,卻讓這個閤家歡的電影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
  美國黑人的社會經濟地位的低下,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教育水準的低落,無疑很大程度上關閉了向上的通道。根據官方數字,截至2013年,黑人在美國人口中佔了13.2%,但各大專院校中黑人教授只有1.1%,獲得博士學位的黑人學生只有1.8%,碩士生2.7%,科學家和工程師中的黑人只有2.5%,科研部門經理有1.8%是黑人。從1980年到2015年,黑人的大學新生比例基本沒有變化,僅佔全部大學新生的6%,但在人口中的差值由7%增大到10%。
  隱性的種族歧視無疑是黑人的大學錄取率較低的一個原因。但是黑人族羣內部的自我隔離也無疑是這種趨勢的助力之一。很多黑人把成為體育明星和娛樂明星作為走出貧困和提高社會地位的唯一出路,而忽視教育。曾經有一個案例,一位黑人大學教授詢問一羣黑人退伍軍人:美國有多少非裔職業運動員?退伍軍人給出的猜測在5萬~50萬人之間。正確答案是1200人,而黑人律師多12倍,黑人醫生多15倍。許多黑人為了這個渺茫的機會,而放棄了通過教育成為律師、醫生的機會。
  在美國城市裏黑人佔多數的學校,很多黑人學生把學業差作為一種驕傲,甚至孤立那些努力學習的黑人同學,稱他們想“變成白人”,試想在這種環境下,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脱穎而出。而這種自我隔離的心態,是增加教育投入無法改變的。美國政府對黑人集中地的城市地區的教育投資,遠多於對白人孩子較多的郊區和鄉鎮地區,比如在首都華盛頓,政府一年在每個學生身上花了15000美元(遠高於全國平均值),但那裏學生的平均分數,卻在全美國墊底。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