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韓國準備對日本打持久戰

作者:雷墨 資深主筆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9-26
  最近韓國的處境不太好,與日本鬧得不可開交,與美國的關係也挺微妙。但文在寅政府沒有坐以待斃,而是在做長遠打算。
  在韓國眼裏,安倍政府對韓出口管制形同經濟制裁。對韓國出口佔比較高且最具競爭優勢的高科技領域進行定向打擊,日本的這種做法已經不是普通的貿易糾紛,而是帶有明顯的政治惡意。如果文在寅輕易屈服,勢必對其造成政治傷害。
  文在寅政府的做法是正面回擊。繼8月12日將日本從值得信賴的“白名單”中移除後,又不顧美國的壓力,在8月23日正式通知日本終止《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雖然這些做法都是“可逆”的,但韓國向日本傳遞了不先行妥協的信息。
  針對半導體材料嚴重依賴日本進口的現狀,韓國以加大自主研發做應對。8月28日,青瓦台公佈了“原材料、零部件、裝備領域研發扶持計劃”,將在2020年至2022年間在半導體、顯示器等產業選定100多種關鍵材料,投入5萬億韓元支持研發,力爭打造國內供應網絡。
  韓國的做法看上去像是應急之舉,但如果將其放在韓日經貿關係以及韓國與外部經濟聯繫的背景下來看,則是另外一回事了。
  韓日都屬於外向型經濟體,進出口在經濟中分量都很重。廣為人知的事實是,韓國在高科技材料進口中嚴重依賴日本,但就整體雙邊經貿關係而言,韓日之間的依賴沒有那麼緊密,而且是反向的—日本對韓國依存度更高。
  根據世貿組織的數據,在日本的整個對外貿易中,與韓國的貿易額佔比是8%。韓國是繼美國和中國(佔比均為19%)之後,日本的第三大貿易伙伴。但在韓國的對外貿易中,日本佔比僅為5%,排序在中國(24%)、美國(12%)、越南(8%)、中國香港(7%)之後位列第五。這樣的現實,或許是韓國敢於正面回擊日本的底氣。
  9月1日至5日,文在寅訪問泰國、緬甸、老撾東南亞三國,重要目的是推行其“新南方政策”。這個2017年底提出的政策,主要意圖是加強韓國與東南亞之間的經濟聯繫。如果考慮到已於2015年生效的韓中自貿協定,那麼韓國的“去日本化”動作很可能不是一時興起。
  文在寅政府在繼續參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的同時,卻停止了參與“跨太平洋全面與進步協議”(CPTTP,即TPP的前身)的談判。在奧巴馬政府後期,韓國曾對加入TPP表示出興趣並啓動了談判。特朗普讓美國退出TPP後,該協議形成了事實上由日本主導的局面。韓國的態度轉向意味着,它在有意與“日本主導”拉開距離。
  冷戰結束後,韓日兩國的“經濟成績單”,對比是非常鮮明的。1991年至2018年,日本經濟總量僅增加了39%,韓國卻增加了4倍。韓國經濟總量相對於日本經濟總量的佔比,從9%增加到33%。如果朝韓能實現和解並展開經濟合作,這個比例還是明顯上升。韓國是否會硬扛到底不得而知,但它的確有不少不屈服的理由。
  短期來看,能實質性影響文在寅政府態度的是美國因素。對於韓國的戰略安全來説,目前的韓美同盟依然不可或缺。但即便如此韓國也沒有對美國言聽計從,文在寅政府似乎也在做長遠打算。
  8月29日,韓國國防部公佈了2020年度國防預算,總額同比增加了7.4%。據韓媒報道,文在寅執政以來,用於加強防衞力量的預算,增長幅度是前兩屆政府的兩倍。尤其值得關注的是,2020年的國防預算中,用於研發的預算同比增加20.7%,發展軍工產業的預算同比增加50%。這樣的增幅,在冷戰結束後還未曾有過。毫無疑問,這是韓國在加強自主防衞的明顯信號。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